心理咨询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心理咨询 > 心理课程 > >

如何整理内心的伤痛感

创伤指的是原本完整的自我因为某些缘故受损了,导致原本紧密的内在联系被破坏;或者 认知事物的确定感被打破,以及成长过程中的内在冲突愈合后又被撕裂。

 

从大的方向谈,如贺尔曼医师的观点,心理创伤的核心经历是“自主权的丧失”、“与他人情感联系的中断”。

 

故关于受损的自我,你可以按下面描述检视:常见的心理创伤会带来「长期」(两周以上)与「躯体症状」(失眠、无法自控的暴饮暴食等)。

 

尤其是身体的紧张感,会感觉随时都无法放松,而紧张到一定程度会有虚脱感;并且没有有效的休息与放松机制,感觉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在消耗,没办法从种种负面感受和失序的生活中走出去。

 

关于外在情感连结,你可以按下面描述检视:从内到外,人际关系也受到影响,无法主动、积极的开展人际关系。

 

很多时候人际关系成为一种压力,这形成一种自我的悖论,一方面想得到关怀和照顾,但又同时推开关怀和照顾的可能。就像同时需要人,却又对和人相处可能的不舒服感受有所焦虑。

 

因为心理创伤是一种极为主观的感受,不像生理的伤有相对明确的检验标准。

 

故简单来说,只要你认为自己受伤了,那么即使身边的人都说“你没事”、“你这是小题大做”,你都有权力寻求疗愈。

 

疗愈一词来自全然。疗愈就是一种对自我的全然回归,也包括人际关系的联系保持通畅。

 

这个部分,我们追求的不是消除痛苦,而是尽可能让自己放松,并同时保持和自我的连结。

 

大家可以把这十个问题写下来,试着通过这十个问题去整理一下我们内心的伤痛感:

 

1、我可以有自己独特的失落感

我是独特的,所以当我受伤,我不用跟别人比较我是否「太脆弱」,或是「没有别人坚强」。我只需要去感受我自己,当然!如果我不想,不感受也无妨。

 

2、我可以随时自由地表达悲伤的感受

是否要把自己的悲伤说出来,是我的权力。有些人很温柔,但不表示我就要接受。我有自己疗伤的节奏,表达的自由。

 

3、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悲伤

创伤引起的情绪反应有很多,可能我哭不出来,所以尽管有人说「哭出来就好」,但那是他们,我有我自己疗伤的方式。

 

4、我可以请求协助

我们有和他人连结的需要,无论我们需要多少,或者是否有这样的人在身边。也许有些人让我们失望,包括我们对自己的失望,但承认这份需要,而不是简单否定或忽视它们,更有助于和自己连结。

 

5、我可以对生活琐事感到厌烦

创伤可能让我变得情绪敏感,脾气不佳,我对此不过分克制,而是合理释放,包括允许自己偶尔失控。

 

6、我可以有突发的情绪

有时创伤会突然来袭,让我们不知所措。这个时间有多长,我们不知道,也没人知道。

 

这不是我们的错,就像新冠,我们不是故意要受伤,但面对创伤需要时间。

 

7、我可以借助信仰处理悲伤

打坐、冥想或运动等方式,有些可以使我平静,或者宣泄我的情绪。我允许自己使用这些助力,在我有意愿且需要的时候。特别是一些互助团体,在那里可以找到和我类似的人,我们能互相依靠。

 

8、我可以探寻失落事件带给我的疑惑

“为什么是我?”,诸如此类的问题困扰着我,我可以去找答案,同时我也得承认有些问题没有答案,或者难以解答。我愿意去探询,同时也接受那个找不到答案的自己。

 

9、我可以思念或说出我过不去的人或事

在疫情中,我们忍不住怀念往昔的美好,也可能唤起一些过往的伤痛。尽管那些事情,我总告诉自己已经过去了,但当它们“回来”,我得承认它们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

 

这些事情使我回到我自己,因为它们是我成为现在的我的一部分,而现在的我和过去的我又有许多不同。

 

10、我可以在疗愈历程中带着悲伤成长

对于过去,尽管那些伤痛可能会不时跳出来,但我尽可能不和那些改变不了的过去较劲。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,伤痛是一个印记。我试着将我的精力更多的投向未来,不是因为过去不存在,而是我知道我能改变的只有当下和未来。

 

当我们整理好我们内心对这十个问题的感受,重新觉察我们的自我与人际关系。进而,我们得以更好的与创伤“平视”,而非好像只能被动的被创伤碾压。

 

这个部分,需要放下我们所有“控制自己”的念头,只需尽量放松。

 

面对创伤不容易,这需要相当的时间。请给自己多一点宽容,慢慢来!

 

 

 

【语润阳光心理咨询】

 

 

机构名称:昆明市盘龙区语润阳光心理咨询服务部

机构微信公众号:云南语润阳光

联系电话:0871---65168846    13629619936 (何老师)

地址:昆明市北京路668号摩玛二期C座1802-1

官网:www.ynyryg.com